鹧遇

<全联盟的女孩子都有些特殊的小爱好>

42:

◆all叶汤底,无具体cp,叶修中心。世邀赛背景,写些叶修和联盟里的女孩子的小小故事,出场为云秀,小戴,沐橙。时间线为第二次世邀赛,私设相当多了。 




◆我年轻的生命里,遇到了这么好的男孩子和女孩子,真是幸运。








【一】




楚云秀吐了口烟,挑了挑眉,在叶修讪讪的笑容中,楚云秀伸出食指点了点叶修的脑门:“呵,男人。”




“我一口还没抽呢!”叶修瘪了瘪嘴,眼巴巴看着自己刚点着的烟溜到了楚云秀的手指间。楚云秀咬着烟蒂,有点得意地看着他,难得有点小孩子气,叶修也只好无奈地摊了摊手,表示自己一根都没有了。




“可怜的领队呀,”楚云秀从兜里掏出来两个盒子,左手一个右手一个,字正腔圆正经地说,“你掉的是这盒薄荷糖,还是这盒水果糖啊?”




“我掉的是那包ESSE的薄荷爆珠,或者Peel的甜橙爆珠,随便给我一根就成,云秀女神。”叶修双手合十,相当认真地拜了拜。(※)




“我要是给你一根,你男人得把我的烟也掐了。”楚云秀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“超凶。”




叶修也连连点头:“是吧,他们太凶了吧!”




楚云秀一叉腰,又好气又好笑:“都是因为你生了场病好么!”




叶修缩了缩脖子:“都是因为那医生误诊好么。”




“你感冒是假的呀?你肺炎是假的呀?你大晚上不睡觉跑出去布置新房是假的呀?”楚云秀想起那次就难受,赶忙收拾收拾心情佯装凶狠地指责叶修。




“什么新房,不就是训练基地吗,你们的东西运来了,我不得盯着点么,云秀大神。”叶修心虚地笑笑,挑了最好解释的一条。




第二届世邀赛提前一个月开始集训,领队带上正式队员和替补队员浩浩荡荡地开进总局了,而叶领队神秘消失几天后,他们就被赶进了一座崭新的训练基地,设备和环境都是超一流的,而对于上一届世邀赛的老队员来说,一些小细节更是让人舒心极了。不用说,这肯定是累趴在桌子上正在打盹儿的领队大人的功劳。




电竞选手不太擅长感动,黄少天嚷嚷着推了把叶修,开个玩笑说要背媳妇回房睡觉,结果这一推,差点给他推出个心理阴影来:宛如电视剧里的凶案场景,叶修就这么倒下去了。还好他“嗯”了一声,要不然被救护车拉走的就是黄少天了。




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这个晚上注定一惊一乍,在这群男人心中一个感冒就挺吓人的了,医生还说他肺有些问题,一脸严肃地推走了。漫长的等待中,所有人想了很多,从他最辛苦的某一个晚上,到压抑不住的一根根烟,再到如今仍停不下来的劳累,众人甚至替他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。万幸的是有惊无险。




随后就是勒令戒烟和全员独宠了。要楚云秀来说,那就是叶修天天像个没吃饱饭的可怜鬼似的偷瞄她……的烟,她这个元素法师的全员仇恨值真是拉得稳稳的,只有嗑瓜子看热闹的苏沐橙时常送上同情的安慰。




“行了不抽不抽。”叶修摆了摆手有些无奈,眼中却带着笑意,“我送你回‘新房’吧,今天训练结束得早,人都走完了,这边就剩咱俩了。”




明明是你处心积虑甩掉了黏着你的男人们。楚云秀抖了抖,一脸嫌弃:“好像我们俩有什么似的。”




“不敢不敢,大佬求放过。”叶修把外套脱下来,双手捧给楚云秀,“大佬不嫌弃的话就披上,晚上有点凉。”




“叫我领队大人。”楚云秀把那件胸口绣着“1”的外套披在肩上,懒得认真穿好。她下午运动了一圈,只穿了无袖小衫和短裤,这会儿是有点凉,叶修比她高上不少,队服本来就宽大,这样披上去倒也好多了。叶修穿着那件联盟标配的黑色T恤,乍一看不知道该说他又显小了几岁好,还是说他多了点潇洒的少年气好。这个年龄也不小的男人,总是给人一种永远不会老、又成熟而值得信赖的感觉。




日常生活里叶修一向对女孩子很好,甚至有几分纵容和主动退让的意思,有时候连嘴上说出的话都更柔软一些,大实话说得都少了,垃圾话的便宜都不占,难得一副任人欺负的样子,让那群臭男人嫉妒死了。楚云秀这么一想,心情更好了,哼着小曲儿脚步都飘了些。




夏季晚风吹拂,一扫白日里的燥热,空气也凉爽轻快。叶修见楚云秀心情极好,也就不开口了,只稍稍落后半步跟着,而楚云秀则认真踩着脚下的路砖,专挑深色的踩,像是在跳一支轻盈的舞。看着看着,叶修突然闷笑了一声,冷不丁来了句:“别踩白块。”




楚云秀一步没踩稳,正好踩在了一块浅色路砖上,扭头怒视正哈哈大笑的叶修。楚云秀甩掉肩头的外套糊到了叶修脸上,张牙舞爪地恐吓:“这就把你给套麻袋了!”




叶修扒拉扒拉头顶的衣服,没扯下来,露出一双无辜的眼睛。本来看上去是刚想说点什么,然而叶修眼神突然一变,轻轻一扯把外套拿了下来,往前跨了两步,正好在楚云秀身前半步,微微侧身挡住了她。楚云秀愣了愣,转过头去看,一个陌生男人正笑着跟她打招呼。楚云秀皱了皱眉,也懒得看他第二眼,倒是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叶修来。




叶修的表情她也不算很陌生,认真淡然,跟他抄起键盘鼠标打得网线那端的人嗷嗷叫时很像的表情,不紧张也不严肃,但能让人感觉到一股坚定的力量。




有一种信任无关感情,有一种人,他的存在就让人信赖。楚云秀干脆抱着胳膊看戏起来,毕竟对面那男人估计是来搭讪的,晚上小心点是没错,不过估计也没有什么危险。有领队大人,有兜里的烟和账号卡——尽管此刻这些都是有趣大于有用,这会儿情况再复杂,楚云秀也什么都不怕了,就像曾经在陌生的荣耀赛场上一样,什么也不怕。




陌生男人饶有兴致地看了看两人,着重打量了两人之间保持的一点距离,指了指对面的酒吧,笑着对楚云秀说:“夜色不错,我能请你喝一杯吗?”




叶修脸色未变,微微侧头看向楚云秀,这个举动倒是让陌生男人有些意外,楚云秀略一挑眉,笑眯眯地看着叶修回答:“不去不去,我才不去呢。”尾音还特地带了点撒娇的味道,叶修嘴角一抽,差点破坏了严肃而狗血的情景。




——你这样老吓人了。




——切,难得的好剧情,给我好好按照剧本演!




本想顺着楚云秀的话把这人给打发了,然而云秀女神兴致正高,叶修只得无奈地配合。而这搭讪男也挺配合的,继续努力起来。




“看你的妆容和衣着,也不像是玩不开的那种,不至于那么保守吧?喝一杯而已,毕竟成年人了,这些事玩一玩也没什么。”




哟,激将法和一语双关,看来是个经常搭讪别人的。楚云秀阅遍偶像剧和言情小说,这种简单套路一看一个准,只是这男人着实不讨人喜欢,语气轻慢,确实是个“玩得开”的,还用一种自以为欣赏和暗示的视线,从头到脚扫了扫楚云秀。不得不说,电视剧和小说还是骗人的,现实中摊上这样上来就这暗示那暗示的色中饿鬼,到底不是件让人开心的事情。




而他的话,还正好戳中了楚云秀。




楚云秀长了一张美人脸,不折不扣的娇艳美人,红唇玉肌,不带妆都是艳艳的绝色,平日里懒懒地挑挑眉,就让人觉得是个凛然的强势人物。就好像这个搭讪男所说的,仿佛她应该出现在酒吧里,轻笑着端起酒杯,谁也能聊几句,谁也带不走她,白玫瑰和红玫瑰都是她。




粉丝就给她安了这个滤镜,有时还喜欢叫她“风城女王”或是“元素女神”。她的角色是元素法师,火焰和冰霜掀起一片狂澜,是轰轰烈烈的地图炮。她是烟雨的队长,代表战队的是她,荣耀与苦楚都压在她的肩头。她没垮下来,那么自然,她就是坚强而强大的女王。




但苏沐橙知道,叶修也知道,她私下喜欢追剧,偶尔才抽烟,大多是淡一些的薄荷烟,多数时候三人能组成逃避活动的懒散小分队,有点宅,喜欢看各种奇奇怪怪的电视剧。和沐橙逛街时精力值是完全不会被消耗的满状态,两个姑娘吃起甜点来从来不怕胖。楚云秀还偏瘦,可能因为不容易吃胖的体质,也可能是因为平时确实太累了,消耗的热量多。




就像她卷了头发是因为本来就天然卷,看上去乱糟糟的于是就顺势卷了头发一样,真实的楚云秀不是烈焰红唇的无畏女王,只是个温和的佯装老司机的飙车好姑娘罢了。




无论是好姑娘还是坏女孩,夜店女王还是宅腐少女,真实的姑娘楚云秀就站在这里,平静地接受整个世界对她的评价,她毕竟早就长大了。




可还有人站在她身前呢。




“我们家的姑娘化这样的妆好看,穿这样的衣服好看,她喜欢所以她这样打扮自己,跟别的人和别的事都没有什么关系。我们家的姑娘,如果要是去酒吧,那就是她想去,她愿意去,不代表什么乌烟瘴气的意思。即使是成年人了,也不代表她是孤单一人。”




叶修把那件外套又披在了楚云秀肩头,低声叮嘱:“穿好,感冒就不好了。走吧,回去了。”




“哦。”楚云秀愣愣地穿好了外套,突然觉得脸颊有些热。生活不会像电视剧那样发展剧情,但有时往往比电视剧的大结局还要美好。




老脸一红的伪司机楚云秀和面不改色的真司机叶修就这么走了,陌生男人听了叶修的话愣了会儿,见两人越走越远才匆忙赶上去。叶修皱了皱眉,这才显出点不快来,楚云秀倒是调整好了,一脸好奇地看着搭讪男。




男人清了清嗓子,向叶修伸出一只手:“能方便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吗,以后有机会,我想约你出来喝一杯,希望不算唐突。”




……




这真是太唐突了。




在男人锲而不舍的追问中,三人都快走到住处了,远远都能看到灯光,叶修甚至看到了门口正在等他们的人,顾不上感动,现在他只想迅速解决掉这个人,于是随便给他编了个手机号码。楚云秀则是一副憋笑快憋出内伤来的样子,幸灾乐祸到了极点。




男人如愿以偿地要到了一个号码,一步一回头地走了。叶修松了口气,幽怨地看着终于憋不住了扶着墙在笑的楚云秀。




“喂喂,好歹我是帮你挡了灾好吗?不感谢也就算了,还笑,有没有点队友爱啊?”




“哈哈,没,没有,哈哈哈……”




“唉,人生艰难。”

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天道有轮回!”




“说到轮回……云秀大神,这件事就别跟他们说了呗?”




“啊!对!我得整理整理告诉他们,你又勾搭……”




“停停停,明明是我被勾搭好么!呃,这样说也不太对劲……”


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






【二】




“哈哈哈叶神你真是好可爱啊!”




“他哪里可爱了……这件事是不是特别好玩?”




“贼好玩!云秀姐,我又有灵感了,嘿嘿嘿。”




“那就写!画!”




“好!”




完蛋了。叶修捂着脑袋偷偷溜走了,深深叹了口气。一旁的肖时钦也配合地陪他溜走,笑着推了推眼镜:“领队大人又要变成男主角了。”




“本子也就算了,为什么总让我做受啊,我可是你们的前辈,怎么也是我压你……”叶修抽了抽嘴角。




“小戴喜欢年下攻,她一直觉得成熟稳重的人,偏偏不自觉的很可爱,这样是最萌的。”肖时钦张口就来,可以说是相当熟练了。两人对视了一眼,又同时叹了口气。




——唉,现在的女孩子了不得,写文和画画都这么厉害,搞得他每次和这些人相处都感觉怪怪的。




——唉,小戴文笔好画风也好,就是不能只站肖叶么,吃什么总受呀。




第二届世邀赛多了几位替补队员,叶修和队员们商议了一下,觉得正式队员的阵容和搭配已经很稳妥了,不如把替补的机会留给一些联盟的新人,让他们历练一番。这种自信而大胆的作风非常符合卫冕冠军的目标,长远考虑的联盟也爽快同意了,于是年轻的新人们又忐忑又兴奋地进入了集训中心。




于是集训地的女孩子突然又多了几位,整个基地都热闹了不少——gay气还在,空气中又悄然多了些“腐气”。




而戴妍琦的微博已然成为了国家队gay里gay气的日常生活转播站,一个个小段子和小短漫萌得人嗷嗷叫,疯狂吃粮。不得不说戴妍琦的表达能力确实棒,发出去的东西也很有分寸,不让所谓的圈外人讨厌,更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和谐和温馨的气氛。




毕竟国家队给她的感觉就是这样的,温暖极了,每个人都很可爱,所有人都很有爱,这让戴妍琦甚至更谨慎了些,发东西之前往往要小心翼翼征求相关人的同意,而这些人也只是面上佯装几分无奈出来。




你们这么好,我绝对不能让不怀好意的人抓住黑你们的机会,他们会看到你们最好的样子。戴妍琦咬了咬笔杆,傻乎乎地笑了笑。




给她做手模的叶修抬了抬指尖敲敲桌面:“画完了?”




戴妍琦回过神来,赶忙摇头:“还有一点还有一点,马上就好了!”




叶修笑了笑:“不是催你,我是看你停下了,随便问问。”




“叶神,你真是相当贴心了,大好人!”戴妍琦眨巴着眼睛崇拜状。同人创作者最幸福的时刻呀,主角在你面前迁就你做你的模特啊!妈妈,联盟是天堂!




收了一张好人卡的叶修默默低头看资料,莫名有点点心塞。一个热热的纸杯挨着他的手,轻轻蹭了蹭,叶修一抬头,正对上喻文州温和的笑。热热的柠檬茶,喻文州没有说什么,只是微笑着,靠在叶修的椅子旁,手自然地搭在他的肩上。




“不帮小戴拿一杯?”叶修也没太在意那只放在他肩上的手,随口问了句。




“也不是特意帮你拿的,那杯是我喝过的。”喻文州颇有深意地看了看戴妍琦,戴妍琦两眼放光猛摇头,表示自己完全、一点儿也不想喝,尤其是狗粮味的柠檬茶,绝对不喝。




“那你给我干嘛?”叶修貌似嫌弃,但还是乖乖捧起杯子。




“暖暖胃,看你中午吃得少,我猜你可能胃不舒服。大热天的只能拿这个将就一下。”喻文州挪了挪叶修的手,把柠檬茶贴近他的胃部,叶修愣了愣,笑着道了句谢,端详了一会儿,尝了一口柠檬茶。




戴妍琦敢发誓,喻文州那搭在叶修肩头的手,稍稍缩紧了些。




“暖里面还是暖外面呢。”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胃部,热度还没有消散,仍然是热热的,口中清新的柠檬味儿,暖暖地融到身体中。




“里面吧。”喻文州压低了声音,近乎色|情地呢喃,指尖轻轻摩挲着叶修的肩膀,这份隐秘而克制的接触,只有他能暗自兴奋地感受到。




那么在戴妍琦的滤镜下,这简直就是病娇黑化边缘的温柔腹黑的色气值相当高的性暗示啊。更微妙的是,柔情满目垂眼看着叶修的喻文州,怕被烫到小心翼翼喝着柠檬茶的叶修,两人都珍重着此刻的某事,阳光洒在他们身上,真是好看极了。啊,世界真美好。戴妍琦下笔有如神助,刷刷不停,迅速勾出了另一只手的轮廓。




叶修把他喝了一半的柠檬茶塞给喻文州,麻利地收拾了一下资料,小声说:“走啦,这小姑娘一陷入这种无我状态,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咯。”




喻文州点点头,跟在叶修后面走出休息室,慢吞吞地喝了一口柠檬茶,轻轻咬了咬吸管,意味不明地笑了。而碰巧抬头看到这一幕的戴妍琦,也接收到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加油,好好画。”




……妈妈,我跟你讲哦,我下半年的糖都不用买了,我cp发的糖简直齁甜。








戴妍琦v:在国家队待了有一段时间了,我,戴妍琦,今天就要大胆的承认!我,是个重度手控!国家队领队x队长的手真是非常好看了呜呜呜![图片] @叶修v @喻文州v




配图是一张完成度很高的黑白画作,线条清晰干净,画上一只修长的手随意地敲了敲桌面,另一只手拿着一杯茶,挨着这只手放下,旁边还配了个“噌~”的动作解释。




先不论评论区嗷嗷叫着“发糖发糖”“拜大触”,一条被戴妍琦点赞送上热评的评论,又引发了一系列热情的讨论。




【不许黑我的星座我只是细节控】: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啊,那杯茶上插的吸管,最上面有点弯曲,还有一道印痕,看着很像牙齿咬过的痕迹啊。莫名感觉故事很多。




戴妍琦点赞了这条评论,嘿嘿笑了起来,这种小彩蛋被人发现了,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。一旁的男生无奈地碰了碰她:“又在玩手机?别那么没礼貌,注意一点嘛。”




戴妍琦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笑。叶修也笑了笑,没怎么当回事,签好了名,把那件周边T恤递给了男生。男生一脸受宠若惊的样子,鞠了个九十度的躬,画面一时又严肃又滑稽。戴妍琦揽着自家小竹马的胳膊,小声嘀咕:“粉丝和大神,这个cp也很带感啊。”戴妍琦的这位发小是叶修的死忠粉,这次借着来找戴妍琦的机会,偷偷问了句能不能找叶神要个签名,不料运气特别好,正好碰上叶修溜溜达达地走了出来。叶修爽快地给他签了名,还问要不要约竞技场,三人干脆一起走了。




这男生已经快激动地冒烟儿了,此刻听到戴妍琦这句话,忍不住小声抱怨:“你那怪异的爱好,还是别当着大神的面说了。”




戴妍琦顿了顿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也就不说话了。一时有些尴尬,男生又不好意思跟偶像搭话,只好继续对戴妍琦说:“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男的一般都接受不了吧,你还是别往外说了。”




“我觉得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呀,没必要藏着掖着,而且我也不是逢人就说的,我不往外说的……”戴妍琦极小声地说了句,似乎有些委屈。




“小朋友,”叼着根棒棒糖的叶修突然开口,“怎么那么凶呀,小戴画的画,写的段子,都挺好的嘛。 ”




“女孩子有些可能算是奇怪的爱好,告诉了你,可不是让你批评她的,也没让你非得接受和喜欢。其实你就听着就行了,她愿意告诉你,已经很有勇气了,你连那点小害羞和忐忑都看不出来,也太不称职了。”




“称职?”男生呆呆地回了一句,猛然想到了什么,转头去看戴妍琦,戴妍琦的眼神有点飘忽,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。




傻帽,女孩子是重视你,才会小心翼翼告诉你一些秘密或者不会告诉别人的事情啊,她甚至不是来要认可的,你只要微笑听着,她就很满足,很开心了。就好像她认认真真地把最喜欢的糖果的名字告诉了你,你就算不想吃糖,也要学会笑着听完呀。




“啊,我知道了。”男生傻乎乎地挠了挠头,突然话锋一转,特别正式地对叶修说,“叶神,我会支持你的,这条路不好走,请你一定要加油!勇敢追求爱情吧!”




叶修一张嘴,棒棒糖棍儿啪嗒掉地上了。戴妍琦一巴掌糊在了自己脸上,自家竹马这阅读理解水平简直是山路十八弯走错道的典型,没脸看。




“怪不得直男总是被黑,有你的功劳在。”叶修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


“啊?”男生继续挠头。




“唉,男人。”戴妍琦故作老气横秋地叹气,又笑嘻嘻地说,“叶神,我其实没有你说的那么甜啦,男孩子不喜欢这些也是正常的。”




“傻呀,帮你说话还不领情。”叶修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眼神却认真极了。戴妍琦这才发现,原来叶修刚刚说的话都是认真的,他就是他所说的那样的人,就算觉得有些别扭和不能理解,也尽量去包容,甚至尝试着也去喜欢。戴妍琦只不过是一个和他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后辈,一个小小崇拜者,竟然也被这样用心和认真的对待。




“妍琦,不好意思啊。”男生懵懂地意识到自己做得不够好,呆呆地道了个歉。戴妍琦面上有些红,瞪了他一眼,笑了起来。男生夸张地松了口气,也傻傻地笑了。




叶修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,看着这俩年轻人,突然有了“年轻真好”的沧桑感慨,又不禁失笑。




“嘿嘿,叶神,你真是个好人。”小迷弟找到机会就夸了叶修一句,这话一出,戴妍琦直接没憋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


叶修也有点郁闷,毕竟被发好人卡,怎么都有点别扭。男生又忐忑地看了一眼戴妍琦,小声嘟囔:“我觉得我也算是好人。”




戴妍琦宣布加入无语队伍。她看了一眼无奈的叶修,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只觉得短暂的消沉和自我怀疑也一扫而光,无论怎么说,自己都算是幸运的人。叶修无声地笑了,又拆开一根棒棒糖,像叼着一根烟似的愤愤塞进嘴里,还大大方方给两人也各塞了一根。




生活嘛,就是要像糖一样,甜甜蜜蜜的。








【三】


 


苏沐橙v:待你长发及腰[doge] [图片]




“能拆了么?”叶修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发,苏沐橙赶紧打掉他的手,保护自己的劳动成果,闷声笑着完全停不下来。




苏沐橙忙了好一会儿,才好不容易给叶修扎了个小辫儿,自然不想自己的辛苦轻易被拆掉。叶修的头发在不知不觉中长得长了许多,他又懒得去剪,这天抱怨了一句热,正好被苏沐橙逮住了,凶狠地扎了个小辫子。




其实叶修的头发也不算长,苏沐橙用最细的皮筋,才在发尾处抓了个可怜巴巴的尾巴出来。扎好之后,苏沐橙还顺手插了朵玫瑰上去,看着好玩极了。叶修见她玩的开心,也就随她了。




在叶修的印象中,从认识苏沐橙的第一天开始她就留着长头发,也喜欢自己那一头长发,有时候连扎起来都不舍得,经常是潇潇洒洒地披着,那时候她才刚上初中,头发是纯天然没折腾过的,这么直接披散着,还是有些乱糟糟的,像个疯丫头。而苏沐秋则有点完美主义,那时候几乎是随身带着一把梳子和一根头绳,抓到苏沐橙就要把那头长发扎得整整齐齐,干净利索。




苏沐橙完全不依,炸毛简直成了日常,两个人天天你追我跑地闹着。后来没办法,苏沐秋的梳妆水平越来越高,兜里也习惯带着各式各样的发饰,再也不是当年那样硬着头皮绑个马尾的样子了,技术比苏沐橙自己都娴熟很多,常被叶修调侃道应该也留长头发。再后来,苏沐橙打量着自己美美的不带重样的发型,也逐渐喜欢上了鼓捣头发,折腾完自己的,就折腾叶修和苏沐秋的短毛,留下了不少黑历史照片。




再往后数几年,苏沐橙也就长大了,有时心血来潮去拉直一下,或者在发尾卷个不甚明显的大波浪,认认真真梳理好,用心爱护着自己的长发。她有一个大盒子,装满了从小到大用过的所有发饰,有别人送的,也有自己买的,她总是很珍惜,像是在珍惜一段段回忆。




叶修摸了摸苏沐橙的头,笑着说:“坐下,我给你扎一个。”




“哇,难得啊,”苏沐橙笑嘻嘻地坐下,摆正小镜子, 从镜子里去看捞起自己的长发,一脸严肃的叶修,“你不是点不亮这项技能吗?”




“我虽然没变秃,但我变强了。”叶修笨拙地抓起苏沐橙的头发,小心翼翼地梳了几下。苏沐橙的头发长长的,很柔顺,发尾有点卷,梳到底还会轻轻弹一下。叶修仍然是一副谨慎小心的样子,微微垂眸,看上去尤其认真而温柔。




这人很久以前就一直不会帮女孩扎辫子,最多也就帮忙梳个头,还要被兄妹俩一起嘲笑一番。那时他还要不甘示弱地嘲讽,嚷嚷着会扎头发的男孩子才奇怪,揪着苏沐秋的头发不让他去剪。




到后来,苏沐橙的头发长了又短,始终是长发。苏沐秋的头发当然没有留长,不长也不短,发型也是始终没变过的清清爽爽,永远是一副阳光下的好少年的模样。而叶修,经常被恶趣味的兄妹俩扎了满头的小辫子,还挂着各式各样的可爱小发饰,苦哈哈地操着鼠标键盘,上演搭档内乱的好戏。




如今他还是不太会帮苏沐橙扎辫子,笨手笨脚的样子倒是难得一见,嘴角噙着笑意,有几分无奈,有几分怀念,更多的是早已习惯的呵护和纵容。苏沐橙见他左看看右看看,拎着那把头发,像是在掂量重量,默默地递上了发绳。




叶修只扎了两圈,调整了一下发绳上装饰用的小小银伞,金属的光泽明亮而又光辉,却也温暖。




“太松了,发绳会滑掉的,”苏沐橙照了照镜子,“像广告拍的那样,我的头发可是无限丝滑的。”




“怕你头皮疼,老了还能少掉点头发。”叶修咳了一声,一本正经地解释。




别看叶大神打起游戏来心灵手巧,扎辫子就不行了,手指都不知道怎么动,笨手笨脚地扎了个松垮的马尾,怏怏地塌在后背上。叶修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,也觉得有些失败:“还是拆了吧,你自己玩。”




苏沐橙皱了皱鼻子,瓮声瓮气地说:“呵,男人。”




……叶修觉得左膝盖和右膝盖都插满了误伤的箭。




苏沐橙把辫子挪到胸前,分成三股,手指灵巧地翻动着,眨眼功夫就编出了一条朴实的麻花辫。叶修呱唧呱唧鼓了鼓掌,又被兴致大发的苏沐橙按回了梳妆镜前。




“拿着。”苏沐橙丢掉那个小皮筋,把玫瑰塞到叶修手里。




拆掉了“辫子”,叶修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,夸张地耸了耸肩。苏沐橙盯着他的发旋,喃喃念叨着“做个什么发型好”,俨然饰演发型师入戏了的样子。




麻花辫晃晃悠悠,浅棕色的发尾俏皮地打着卷儿,垂到叶修的耳侧。叶修看了看那稍淡一些的发梢,阳光下仿佛是甜暖的橙色,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手抓了抓头发,梳出一个两人都很熟悉的发型来,清清爽爽,不长也不短,仿佛镌刻在记忆上,那个阳光下的永恒少年的模样。




“像吗?”这一刻,叶修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尤其好看,特别动人。




“还行。”苏沐橙抓着自己的麻花辫,也笑了,“哪儿都像,也都不太像。”




叶修也抓了抓她的辫子,轻轻笑了:“那就好。挺好的。”




苏沐橙把自己的辫子从叶修手中抢救出来,突然抓不抓不挠乱了叶修的头发。




“喂喂,干嘛啊!”




“手痒!”




“哇折腾你自己的头发还不够啊,每次都要玩我的……”




“玩坏你哦!”




“……小疯丫头。”




“嘿嘿……”








【四】




叶修v:你抽烟,你码字,你烫头,可我知道你是好女孩。一窝单身狗祝大家七夕快乐![图片]




照片上,楚云秀吐了口烟,面容是晕染开的朦胧和温柔,眉峰一挑,胳膊大大方方地压在叶修的脑袋上。戴妍琦笑嘻嘻地举起一个本子,上面画了几个Q版的头像,剩下的大片文字,很坏心地打上了马赛克,她偷偷指了指叶修——笔在叶修手里。而苏沐橙举着一枝玫瑰,笑眯眯地递到镜头前,歪着头卖了个萌。




至于叶修,三个女孩子把他挤在中间,他惨兮兮地被扎了一头小辫子,蹭到了一点点镜头,笑得无奈又温柔。




随后,联盟的男孩子们嫉妒地咬着手帕,愤愤又委屈地转发了。




女孩子们和男孩子们,真是太可爱了呀。








- end -








※ESSE的薄荷爆珠、Peel的甜橙爆珠,这俩都是很常见的女士烟。








那条印象lo,你们的评论我都一一记在心里了,谢谢,爱你们,共勉哦。




跟怂怂(我的朋友)聊天,怂怂说家里祖传的一条箴言:女孩子是要夸奖的,她身上一定有值得被夸奖的优点,你没本事发现、没本事夸,那完全是你的问题。




男孩子也同样,哈哈。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真是,唉,可爱得过分……特别送给看到这篇文的可爱的女孩子们,或许你平凡简单只有少数特殊的人懂得欣赏你,或许你特立独行人们对你指指点点,或许你心中有难过和愤然,装满了沉甸甸的过去,时刻担忧着未来,但这样的你,已经是特别的好,特别的可爱。“斯人若彩虹”,愿你们成为自己的彩虹,爱上自己。




朋友们下次见喵~



评论

热度(2291)